关于只狼的一些人物关系的探讨

时间:2019-08-27

  首先,那个手指在狮子猿肚子里的女忍并不是那个朋友本身,因为形容那个朋友一直是男性称谓。而朋友的那个爱哭鬼指环则是在杀了猴子后的七面身上掉的,依旧在猴子活动的附近,所以不难脑补出女忍和朋友相爱,送了个指环给他,然后女忍死于猴子。 会和一心抢酒喝(也可以等同于他的好友圈吧)的人里面,连鬼刑部这个看起来生猛实际上那啥的都有,但唯独没有前面所说的那位。而从抢酒时还在摆弄义手可以看出时间点,起码那时候佛雕师甚至都没获得完整版义手,也就不可能隐退了,而且他也是个好酒之人,所以大概是因为见面尴尬的缘故吧。 最近恩总打《只狼》,游戏里的故事线索引起了恩总的兴趣。恩总也是想到哪聊到哪,和大家聊聊只狼里的一些人物关系。 其次,佛雕师的朋友会吹出很悲伤的哨音。而义父的名字呢,是枭,也就是猫头鹰,而猫头鹰的叫声就是很幽怨的。当然,这也不是重点。真正的重点在于那个朋友和另一个神秘女忍的隐藏故事。 苇名要灭国了,玄一郎没办法,知道御子3年前用龙胤救了狼,于是就也想着自己得到龙胤,自己死不了,苇名就不会灭国了,然后就把御子掳走了,然后这个时候跳出来一个忍者要抢御子,原本还是自己人,你说弦一郎气不气,和奸啊!当然全国通缉要干狼,完事狼有龙胤,拦不住,天守阁上面狼活活死了288次,终于把弦一郎撂翻了,但问题是,玄一郎之前已经喝了变若水成了半个不死人了,天守阁一战之后就跑了,这个和奸不但要搞到自己灭国,还把自己皇帝捅了,你说寄鹰众气不气,国王面对TNT学生篮球,简直和当年贝吉塔哭着喊悟空要把弗利萨弄死一样气。 三年前弦一郎把御子带走的时候已经和内府开战了,就是因为平田家的武士去支援正面战场,平田家才会被内府的忍者勾结25仔带山贼入侵。弦一郎有很大嫌疑是坐视平田被灭族,否则不可能刚好人死光了他才到场。 年轻时独自修行,结识知己“爱哭鬼”,一时风光无限,后“爱哭鬼”莫名失踪,独自出谷寻找“爱哭鬼” 结识一心等人,参加盗国之战。在思念与杀戮的双重折磨下险些堕入修罗,被好友一心斩下左臂及时阻止,同时在盗国之战中捡回永真。 另外我还要吐槽一下一心的迷之态度,为了不让孙子用龙胤,放任狼,结果狼砍掉的人大概比内府军都多,当年的蝴蝶夫人算是被误杀,那这回的鬼刑部又算啥,至于那些精英小头目就更别提了,杀了一大堆,他到底要不要这个城了? 等到狼接受主城正门小兵的委托,杀到本阵想要拯救苇名的时候,发现本阵早已被怨念之鬼拆得七零八落。最后狼击败怨念之鬼,佛雕师在最后恢复理智,向狼道谢后,终于闭上了眼。 所以,其实这个游戏,往前的谜团和线索要比往后的多,所以真要有dlc或者续作的话,我倒是觉得前传的可能性比较大。 作为一个最早期就能遇到的换皮精英怪之一,他的待遇可不太一般,不仅仅是同一个人被砍了两回,甚至于在佛珠的说明上都有他一笔,而且是比较后的佛珠串上。 巴是弦一郎的老师,同时还是丈的从者。一开始我还以为御子说丈好久以前就没了是几代人以前呢,结果其实就是上一辈的事情。 佛雕师有个忍者同伴,虽说并没有指名道姓,不过基本上8成是枭没跑了。当然原因不是只因为枭是忍者这么直球,还是有一些佐因的。 原本就应此后继续自己的隐居生活,度过自己最后的时光,这个时候内府入侵,为了保护与伙伴们一同抢回来的苇名,佛雕师孤身一人杀入内府本阵,最后再也压制不住心中的修罗,彻底堕落成为怨念之鬼。 佛雕师才是人物网的中心人物,医娘是他捡的,一心一天到晚吹嘘的砍过修罗说的其实就是砍过他。 你在打三年前的义父时,你用义手的话,他会说义手是那个家伙的拿手好戏,当然,即使没这句,同为一心关系网的一员他俩会认识也正常,所以这点不是重点。 朋友当然要去复仇,和狮子猿打了一架后差点砍掉它的脖子,但是他的刀也就一直卡在那里了。当然相爱与否信物与否都无所谓,问题在于猴子肚子里的手指和猴子脖子上的刀,这两点就可以证明复仇曾经发生过。而真正的重点来了:猴子脖子上的那把刀,那个尺寸猴子自己用都顺手,那么对于一个人类而言,什么样的人类能运用呢?一开始我吐槽过作为忍者义父的体格未免太夸张了,而且本作也并非魂那种刻意扩大boss的体型带来压迫的游戏,正常体型的敌人(尤其是忍者类)才是主流。但如果真有这层含义在里面的话,那就很合理了。 苇名一心是太上皇,但是命不久矣。他做人是完全遵循本心,我孙子为了保护国家犯了道义上的错误,可以理解。但这种错误如果发生在我一心眼前的话是绝不会容忍的,基本是一个看见就管看不见就不管的态度。这点从他化身天狗猎老鼠就能看出来,军政上的事情我已经不管了,但敌人入侵家园的时候,一心仍然是当年那个怒而拔刀的愤青。 永真后被道玄收为养女兼徒弟,最后道玄耐不住永真天天磨耳朵,开始为佛雕师制作忍义手。然而佛雕师为了抑制心中的修罗,隐居山林整日雕佛,得到了忍义手也不去使用(交给狼时除了勾绳以外没有任何忍具)。终于某天狼找到了“爱哭鬼”的手指,佛雕师得知了知己最终的下落,了却了自己的心愿。 这个时候弦一郎已经打起了龙胤的主意,但道玄一众对变若的研究已经持续了许多年,已有了初步成果,弦一郎三年前的想法应该是做两手准备:变若研究成功,则用变若获得不死军队;万不得已,用龙胤之力获得不死军队。因为他很清楚龙咳的危害,那是等同将老弱亲人的生命转嫁到武士身上的力量。而理想中完美的不死军队应该是永远不死的,但后面发现变若会让人失去理智。所以,弦一郎三年前坐收渔翁之利,牺牲掉属下平田家,在二五仔义父要带走九郎之时带领大队人马赶到,带走九郎和狼。后面三年时间,战况愈发紧急,变若研究迟迟没有进展,给一些重要将领附加变若之力只能让他们重生一两次,多砍几下还是会死,也不能改变衰老带来的死亡。这时候弦一郎自然把手伸向御子身上,逼迫他使用龙胤之力帮他打造不死军队。狼自然会出手保护御子,然后被砍死,复活,再砍死,再复活……最后弦一郎没办法,把他武器扒光扔井里。御子不死之身(连血都不会流,伤势自动复原),只好也软禁起来。

北大医疗鲁中医院 发财树之家 中国文化网 上海硕博公司 华恒生物官网 武汉未来科技城 百度
联系我们

400-500-8888

公司服务热线

奥门金沙网址